新闻资讯

鞠萍姐姐:30年只烫过两次头

在网络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并且被广泛使用的童年时光里,我们最能从中获得乐趣的途径大概就是电视机了。不得不说不得不看的就是几乎守护了我们整个童年的鞠萍姐姐,那是温柔的姐姐总是笑着讲给我们很多的道理和有趣的故事。这么多年过去,攥着遥控器的我,手里现在已经变成了智能款手机,而那个笑着讲故事的鞠萍姐姐也已经52岁了。

鞠萍姐姐曾经笑称,自己跟董浩、刘纯燕已经成为央视少儿频道的“三老”了。现在问小朋友,小朋友可能都不认识鞠萍姐姐是谁了,他们也在追逐着新的少儿主持,但不一样的是,没有了当年的那份专一。各种各样的动画片、电影甚至手机游戏让孩子的世界也更加丰富有了多样化的选择。

做少儿节目主持人的工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轻松,几乎每个人都有所牺牲。鞠萍姐姐在当年主持时,因为小观众认为她烫头了“不像姐姐”,于是她去找小朋友道歉并且决定之后为了小观众们,发型不再改变,于是30年来,鞠萍姐姐就只烫过两次头。而我们现在恨不得一年就来它三四个造型,可鞠萍姐姐认为,只要能为孩子们做些事,她就很满足了。

我们在长大,鞠萍姐姐也会变老,而她最能感受到快乐的瞬间就是很多人对她说,我是看您节目长大的! 已经历经人生百态的鞠萍姐姐并没有停下脚步。做公益,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她说,时代虽然不断在发展变化,我也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保持自己最好的状态,投入自己一直喜欢的事业,这样就挺好的。

汪涵:给主持人的定义加一分情怀

汪涵,湖南卫视《天天向上》主持人,也许是在主持人行业中的多年历练,也或许是个人魅力与工作专一的结合。不论是在天天向上中的侃侃而谈、大型节目中的儒雅淡然,还是在竞技节目中的乱场救急和综艺节目中的体贴细致。汪涵留给大家的是一颗种子,这是一颗跟随生长的种子,在你谈论渊博想聊聊历史的时候能陪着你赞叹一下古人的翩翩文采;在你想要嬉笑打闹的时候能够瞬间get笑点并且抛给你一个万年老梗,我想这么定义他,一个变色龙。

 

不论我们眼中的他是怎样的深不可测,他还是始终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的维护着自己小世界里的和平秩序。

 

主持人,三个字,对于他而言是一个有深厚内涵的事业。在节目中,“主”是指主持人的头脑,“持 ”是主持人的主持技巧,而“人”则是指主持人自身的情怀,在主持当中,应该忘掉头脑,去掉生硬的技巧,而是把个人的情怀在长期的经验累积中发挥作用。

 

情怀在主持人的工作中,就是一个主打词。

情怀是一个大的词,如何正确去获取并且得以利用发挥,这需要的就是长期不间断的去学习累积经验,去阅读、去实践、去丰富自己。在柴静主持的《夜色温柔》中,她所表述的并不是按照主持稿一字一句的发言,而是通过自己的阅读积累最后有感而发的情怀。就像一个小品演员永远没有办法靠着一个搞笑的段子维护永久的事业。

 

白岩松曾经说过的话中“先成为一个优秀的人,然后成为一个优秀的新闻人,再然后就会成为一名优秀的节目主持人”。看起来很简单的道理,确是非常重要并且需要遵守的一个准则。

人,便是要说人话、做人事、懂人性。

 

在做好基础的情况下,主持人需要了解掌握的就是,通过一场一场的节目主持中,累积主持经验,学会临场应变的能力,做一个讨喜的人。主持人在整个节目中其实是一个把控者的角色,也许不能掌控收视率的高低,但可以体现整个节目的尴尬程度~

 

在《寻情记》中有很多的嘉宾,他们来上节目不会去想,我的发言一定要高亢美妙打动人心,可能有些人连普通话都讲不好,可你看完就是会跟着感动落泪,因为我们都是人,打动人的不止是语言的力量,而是在语言传达过程中你所给到的情感和情怀。所以不要忘记,我们是主持,更重要的是我们是人,有血有肉有情怀!

央视主持人朱迅笔下,她和婆婆的故事

台上,她是妙语连珠的主持人

最拼时能一天录十七场节目的“朱十七”

台下,她是体贴的妻子、孝顺的儿媳妇

她曾不辞辛劳地照料生病的公公

让婆婆提起她就赞不绝口

逢人便竖起拇指

称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儿媳妇”

她,就是央视综艺频道主持人—朱迅

今天,带你走近朱迅

听她讲述和婆婆之间的趣事吧!

八十岁婆婆 重阳抢镜

朱迅

我问王志:“重阳节直播,导演组要求主持人带自家的老人参加,我带咱妈去好吗?”

王志想也没想就答应:“可以呀,你妈一定高兴!”

“我说的是你妈!”

王志愣住,摇头:“我妈很少出门,没上过台,更别说直播了,别把人家吓着。”

几天过去,导演催得紧,我只好自己去问婆婆:“台里直播,请您去做嘉宾。”

“让你妈去吧,我哪里上得了这个台?”

“现在让我妈回国也来不及,您帮个忙吧。”

“我是小地方来的,是老土,不敢不敢!”

“好吧,那就算了。”

“等等,几号?”

全国人民都知道,综艺频道有惯例——每逢佳节必直播。我常做十小时直播,所以婆婆每个佳节都雷打不动地在电视机前度过。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十点直播结束,连广告都不落下地仔细看。午饭、晚饭也拿到电视机前吃。只是年纪太大,容易睡着。睡着也守着,坚守是一种态度。

到了现场,我请化妆师给婆婆化好妆,婆婆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像看着别人。“八十年了,头一回,结婚也没这样打扮过。”

又看看其他主持人的爸妈:“又年轻又好看,我给你丢人了。”

“您看您这一头的银发最有风度了!”我怕老太太怯场,“主持人问什么您就说什么,唠家常就好。”

“好喽!”婆婆的眼神坚定得像电视剧里要冲锋的女战士。

“有请朱迅的婆婆!”主持人一声招呼,婆婆甩掉我的手,一步就跨上了高台。

“不要你扶,我自己走。”她大步流星地招呼着:“主持人,你管点事喽!”

我小跑着跟在后面,心里诧异,平时一瘸一拐的婆婆今天为何能健步如飞?

没等主持人问,婆婆就操着浓浓的湘普喊开了:“主持人,你管点事喽!我跟朱迅住在一起十多年没红过脸,她一口一个妈地叫,有好吃好看的就带我去。不嫌弃我,还吃我的剩饭。第一次去湖南就给我们买房,花了……”

直播!我吓得去捂婆婆的嘴。婆婆抹掉我的手,继续激动地说:“八十了,这辈子最满意的事就是找了这个儿媳妇,她不是中国最好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儿媳妇!”

掌声雷动!我顿时回过味儿来,王志嘴上的功夫原来是继承了他妈的!

第二天,王志惊讶地看到自己亲妈竟上了新闻头条:“央视五大名嘴与亲人合照曝光,朱迅八十岁婆婆抢镜!”